首頁 > 政務服務 > 綠色通道 > 殘疾人 > 殘疾人工作

視障老人沈富春的絲竹人生

【發稿時間 :2020-06-02 11:15 閱讀次數:

    左眼全盲,右眼視力僅有0.1且視野缺損嚴重。這樣一雙眼,并沒有阻擋住70歲的沈富春追尋音樂夢想的腳步,從2015年開始,他陸續創作了十余支江南絲竹曲,多次獲得市級比賽的創作類獎項,在絲竹聲中譜寫了精彩的人生樂章。
    走進位于浮橋鎮海韻花園小區的沈富春家中,第一眼看到的,是占據了整整半面墻的各式樂器。其中,既有笛子、葫蘆絲、三弦、二胡、京胡、中阮、琵琶、月琴、柳琴等傳統絲竹樂器,也有中提琴、口琴等西洋樂器。
    “不是擺著看的,每一樣我都會演奏。”老沈一邊說,一邊隨手拿起一把中阮,彈奏了一曲《滄海一聲笑》。隨后,他又換上二胡,演奏了自己創作的江南絲竹曲《雞年吉祥隨想曲》。最令人驚訝的是,老沈僅僅變換了一下拉二胡的力度角度,就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公雞報曉的“喔喔”聲和母雞孵蛋的“咯咯”聲。對其他樂器,老沈同樣信手拈來,不看曲譜,說彈就彈、想吹便吹。“老沈的樂感特別好,人又聰明,會用的樂器多,一個人出馬,能頂一支樂隊。”與沈富春同在一個藝術團的好友如是說。
    擁有音樂天賦的沈富春,原本應該有不一樣的人生歷程。8歲那年,沈富春初次接觸音樂,學了識譜后,就能用口琴吹自己作的小曲;10歲,他學會了拉二胡;12歲,學了吹笛子。也正是在12歲那年,他在與小伙伴玩鬧的過程中,不慎被弄傷左眼,隨后因延誤治療,左眼失明。
    此后,沈富春按部就班地上學、進廠工作、結婚生子,偶爾也會拿出二胡拉一下,拿起笛子吹一吹,但沒有再像兒時那樣深入音樂世界中。直到退休之后,老沈有了更多屬于自己的時間,才開始重拾音樂愛好。
    這一重拾,便一發不可收拾。60歲那年,他學會了彈琵琶,64歲學彈三弦,69歲學吹葫蘆絲……
    “學不同樂器其實沒有別人想象得那么難,因為基礎的節奏、樂理是一樣的,所以只要精通一樣,其他樂器學起來就非常快。”沈富春說,自己從最初的兩三年學一門樂器,到現在只要想學,兩三個月就能掌握一門樂器,“目前,我可以吹拉彈奏的樂器共有15種。”
    在老沈的退休生活漸入佳境時,命運再次給他開了一個殘酷玩笑。2015年,65歲的老沈遭遇車禍,視神經嚴重受損,右眼視力從剛出車禍時的0.8,一路下降至如今的0.1,視野范圍也越來越窄。醫生告訴老沈,他的右眼會像左眼一樣,慢慢地完全看不見。
    “我想趁著還能看見一點東西的時候,把一直想做的事情做做好。”老沈說。而他一直想做的,便是自己創作江南絲竹曲。這幾年,老沈走遍了周邊幾個城市的新華書店,買了上百本音樂書,自己看,自己琢磨,自己試著寫曲子。視力受損的他,會在腦海里先構思出新曲的概貌,隨后在臺燈下,用尺和筆,一點點將曲譜寫在紙上。創作一首曲子,短則幾周,長則數年,反復修改,直到自己滿意為止。
    在自學作曲的第一年,老沈創作的描寫太倉港壯美景象的江南絲竹作品《春港悅韻》,獲得了當年度太倉市江南絲竹演奏比賽的創作類二等獎,可謂一鳴驚人。這些年,沈富春陸續創作了十余首江南絲竹曲,在市級比賽中斬獲兩個二等獎、五個三等獎。
    市江南絲竹協會會長高雪峰對沈富春作品給出的評價是“接地氣”。“老沈是土生土長的太倉人,從小接觸本地音樂,江南絲竹這種民間音樂的韻味已經浸透在他的骨子里,通過他的作品傳遞出來,就是特別純正的太倉味道。”高雪峰說。
對于未來,沈富春表示,自己會一直創作下去,并且嘗試豐富音樂風格,加入一點年輕化的元素,以更好地適應時代發展。“只要耳朵還能聽見,我就要把心里的那些曲子,寫出來,演奏出來。”沈富春說。
 

光大彩票-通用APP